????沈小鱼看门关上了,就先让红枣和春芬搀扶着妇人先去了宅子。

????红枣拿了凳子让大家先坐下,现在还没有开工,也还有些时间。

????沈小鱼给那妇人擦了擦眼泪,昨天没有问太多人家的事情,一是天色太晚了,二也是人家的私事她也不想过问太多。可是现在这妇人一看就像是被扫地出门的,她也就问一问,若是能帮忙的,她也想帮一帮。

????妇人这次也没有再遮掩,就把自己的事儿说了。

????沈小鱼认真的听着,这妇人自称洪氏,原本家中殷实,只是家中没有兄弟,这家业也就全都是洪氏来继承。洪家老爷怕以后女儿没有依靠,就招了一个上门女婿,把女婿当成半个儿子的,家中的生意也让女婿慢慢的学起来。只是前几年洪老爷病逝,之后洪氏就依靠着丈夫。

????原本丈夫还算是对她不错,前年她又生下了儿子,在孩子的姓氏上,洪氏一开始是想遵循爹的遗嘱随着姓洪,不过一想娘家也没有什么人了,丈夫又想让儿子随自己的姓氏,最后洪氏就同意了。有了孩子,洪氏也对丈夫没有什么怀疑,而且家中的生意也都由丈夫来打理了,就把家里仓库的钥匙和账本都交给了丈夫,自己安心相夫教子。可是好景不长,很快丈夫就变了脸,对她不在关心,这还不算,还在外面流连楚馆乐坊。一开始洪氏为了孩子忍了,可是后来丈夫竟然把不三不四的女人领回府里玩乐,这让洪氏再也忍不了了,就去和丈夫理论。

????“洪家在这地方虽然算不上是大门大户,却也是有些威望珍惜颜面的,就因为他这样胡来,现在洪家被人指指点点,生意越来越差,账上的漏洞也越来越多,不得已只能变卖祖产,这种情况下我去找他理论,可是他却狼心狗肺,直接将我赶出来,昨日我见他又招·妓回家,就上来阻拦,就……”头山的伤也是那个时候被推到碰伤的。

????沈小鱼听得越来越气,听到最后直接拍着桌子就站起身来:“这还叫个人了?”就没见过这么狠心的!昨天她在街上看到洪氏的死后,洪氏都什么样子了?都那样了,她丈夫竟然还不管不顾,任由她在大街上自生自灭吗?!

????洪氏哭得很凄惨,边哭边说:“我对这个男人已经死心了,可是我那孩子还无辜,还不到三岁,不能没有娘啊!”

????沈小鱼鼻子一酸,没娘的孩子多心酸她可是懂得。

????“报官啊,他一个倒插门的还敢这样放肆?”沈小鱼说道,凡事还能找衙门呢!

????洪氏摇头:“县太爷拿了钱,不管我这事儿,现在我是找谁都没有用了!”

????沈小鱼心中一凉,心里也清楚,以前的辽阳城不就是那样么,县太爷不管事,老百姓有冤情也无处申,可是……

????“除非去拦轿了。”沈小鱼说道,京都城也有不少这样的人,毕竟告御状还要过钉板,让人在全都是钉子尖的板子上光脚走过去,就算是捱过去了,估计也没有了半条命,一般人也不敢尝试,所以京都城拦轿喊冤的人还是不少的。

????沈小鱼这话一出,洪氏就说:“这样就能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了吗?”

????“也不一定,毕竟这是打官司,也不是谁可怜就谁赢,总要讲究个王法的。不过本朝有王法,倒插门的女婿造了反,就跟妇人红杏出墙是同样的下场。”沈小鱼说道,她不像秦怀瑾对本朝律法了解的那么深刻,但是倒插门的还敢这么狼心狗肺的,王法也不饶的!

????洪氏思来想去,就说:“那我去京城拦轿喊冤!”在这小地方县太爷是父母官,可是到了京都城,随便来一个,都比这屁大的县太爷大!

????沈小鱼问道:“那你怎么去啊?你一个女人,身上也没有盘缠。”

????“走我也走去!”洪氏哭着说道:“我不能没有孩子的!”

????“要不……”沈小鱼刚要说话,春芬就轻咳一声。

????春芬是知道沈小鱼的为人的,这个时候怕是要大包大揽了,可是他们这次也只是在这里短暂的停留,管不了别人的事情,昨天又是请郎中又是给人家付住店的钱,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????沈小鱼想了想,就说:“要不,你和我们一块走吧,我这边的事儿办完,中间还要去个别的地方,你要是不怕耽误时间,就跟我一块去京都城吧。”

????春芬想要晕过去,她都已经那么提醒过沈小鱼了,沈小鱼竟然还是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了。可是如果沈小鱼放着这样一个可怜的女人不管,这也就不是沈小鱼了。

????听了沈小鱼的话,洪氏倒是豁的出去,也不怕沈小鱼是坏人,而且从昨日看沈小鱼帮她,就知道这人不是有利所图,可就算是有企图,现在的她,还有什么可图的?

????洪氏直接普通就给沈小鱼跪下了,她现在走投无路了,也就只有这么一条路能走了。

????沈小鱼把洪氏扶起来,就说:“我也只能带你去京都城,之后能不能让人管你的案子,这事儿我就管不了了。”秦怀瑾若是吏部的还好说,可惜,户部管不了官僚的事情。

????沈小鱼让红枣先把洪氏送回客栈去,这边的事情还有两天也就完事了,之后他们就动身。

????地窖挖好了,沈小鱼就把自己的锁换上去,之后就让家丁把东西都搬下去,鲁班锁一上,又上了个很大的明锁,之后就把地面掩埋,重新铺上地砖,这边就不用再留人了。

????事情都处理好以后,沈小鱼就带着人启程了,她还要去一趟辽阳城。

????两天后,沈小鱼到了辽阳城,辽阳城处处还是老样子,她在马车里看着,发现秦家的铺子也还开着。

????薛家虽然因为薛怡君的事情打压了秦家,不过现在秦怀瑾在朝为官,薛家也就收了手,只不过现在秦老爷想把生意做到京都城去,对这辽阳城也就不是很在意了。

????“红枣,去买些彩纸吧。”沈小鱼说道,之后又让家丁去找些竹条。

????沈小鱼还记得自己爹教给自己的手艺,既然是上坟,她就自己动手。

????在客栈沈小鱼就扎纸活,金鱼坊现在多数都是接得工艺活,纸活基本上没有人来,好久没有扎纸活的沈小鱼,却不觉得手生。

????红枣和春芬都看傻了,知道沈小鱼手巧,但是这扎纸活可都是最不讨好的活,给死人做东西,谁都会觉得忌讳,却不想沈小鱼还会这个。

????“少奶奶,你咋还会这些呢?”红枣问道。

????沈小鱼淡笑这说道:“从小就会了,其他的东西还不会的时候,最先就会这个了。”还记得当初自己扎的第一件东西就是自己的时候,她爹还把她打了一顿呢!

????“小时候总觉得自己过的不好,现在一想,那时候爹娘已经能把给我的都给我了。”沈小鱼想着从前的日子,哪怕是后来有了崔凤兰,她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能遇上这么好的一个后娘。

????扎好了纸活,沈小鱼就用箩筐都装好,之后就让车夫带自己去四合村,当年又是瘟疫又是大水,死了不少人,她这次也准备了很多的纸钱,都是曾经一个村里的人,她的心情也很是沉重

????马车越往前走,沈小鱼越觉得不对劲,原本应该成为荒村的四合村,却有了炊烟!

????“难道又有人来住了?”沈小鱼皱了皱眉,这地方贫穷,就算是外来的想要定居,应该也不会想住在一个死了这么多人的地方才对。

????沈小鱼让车夫进了村子,结果发现有不少人,最让她诧异的,见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。

????“孙婶子……?”沈小鱼恍惚了,看到一家院子门口站得人,直接就下了马车,这人不是别人,而是孙翠!

????孙翠曾是村里嘴皮子最厉害的泼妇,和沈小鱼也闹过红脸,不过之后和沈小鱼处的好了,沈小鱼是不会认错的。

????孙翠听到有人叫自己,就一回头,等看到沈小鱼的时候,也是一愣。

????“小鱼?你是小鱼吗?”孙翠到底还是叫出了沈小鱼的名字,毕竟已经过了好些年了,无论是自己还是沈小鱼,有些变化了。

????当年四合村出事的时候,沈小鱼还不满十四岁,如今自己已经十八了,四年的时间,她没想过还能在这里见到四合村的人!

????“婶子,你没死?”沈小鱼问了一句。

????孙翠呸了一句,然后就笑着说:“瞧你说的,大白天的还能是闹鬼啊?”不过说到这,孙翠赶紧说道:“你快回家,你爹他们也在呢!”

????沈小鱼感觉这冲击不小,当初四合村要焚村的时候,她是逃出来的,之后闹了洪水以后,她也回村看过了,可是村里的房子全都冲得七零八落,自家也成了一片废墟,她真的以为家里人都死了呢!

????沈小鱼赶紧往自家的方向跑,马车都来不及坐,哪怕离开了这些年,自家的地方她还是记得的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书笔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ubiyi.com/11_98417/24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