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我失望不已,一旦妖魔进入了河中,它的气息就会被完全“洗”掉,根本无法再寻找它气息的痕迹,所以说就算我过了这条河到对面,我也根本无法判断它到底从哪里逃跑。

????刚才在车上被乘客们围着理论耽误了很多时间,那个妖魔有足够时间甩掉我。

????我决定还是过去看看那辆小巴车的情况,如果能够把他们拦下来的话那最好。

????我一边朝着原路返回,一边思考到底那个恶魔的目的是什么,它很明显是要让这一辆车上的人全部丧命。

????同时吸收这么多精气和元气,看来对方不是单独在作案,而是背后有组织,否则它一个恶魔怎么会消耗得掉这么多的精气和元气。

????这样一想,我心里更加着急了,如果确实是一个恶魔组织的话,那很快它们还会有别的大动作。

????我一路沿着公路走过去,路上也有过往的车辆,但他们都不愿搭载我。

????没想到过了20分钟不到,之前拒绝搭载我的那几辆车纷纷又折回来了。

????看着他们一脸凝重的表情,我心里顿时沉甸甸的,看来前面是出事了,他们无法前行,只能又返回了。

????我张开双臂使劲挥舞,拦住了又一辆折返回来的车。

????司机一脚刹车在我面前急刹,将头从窗户探出来没好气地大声说道,“前面出车祸了,短时间之内走不了,你回去吧!”

????“车祸?怎么回事?”

????我拿出烟递了一根过去,还给他打着了火,这大哥才缓和了口气,“真惨,一辆小巴车很诡异的侧翻了,很平坦的路,又没有跟任何车辆相撞什么的,车上的十几个人吧,估计是无一生还。”

????“十几个人,不是20来人吗?不瞒你说,刚才我就在那辆小巴车上。”

????司机大哥一听瞪大眼睛,“你在车上,那你怎么下来了?”

????“我接到电话突然有点事就下来了,真没想到会出事,我过去看看吧!”

????“还看什么呀,交给警,察处理就行,你过去警,察也不让你看,我得先走了,还得绕老公路去送货呢!”

????司机踩下油门扬长而去,我面对那个方向站着,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????很快公路被封锁了,不再有车开过来,公路旁边有个拉牛车的大爷经过,好心邀请我坐了牛车。

????半个多小时后,我跟大爷分路,我继续沿着公路前行。

????走了几分钟我就看到前面拉起的警戒线,很多警,察,医生,交,警都在忙碌,那辆小巴就像一个醉汉一样侧躺在公路的左侧,看上去格外触目惊心。

????我快步走了过去,还没到近前就被一个警,察拦住了。

????“前面警,察在处理现场,不能过去,你绕道吧!”

????我伸长脖子看着那边,现在气息很混乱,那十几条人命他们的灵魂已经离开了,但却有很多复杂的气息盘踞在这里,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妖魔利用,变成一个大凶之地,我得赶紧在这里布置一个阵法,将这些复杂的气息全部清理干净,也防止再有其他的气息或者妖魔进入。

????“我就是过路看看,那好,我先过去了。”我冲警,察笑了笑,然后走到了旁边的山路。

????我假装钻进树丛里,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到警,察走开了,我便悄悄来到了旁边,找了一个算是隐蔽的地方盘腿坐了下来,开始布置阵法。

????24个小时之后阵法自动解除,这里也会变成很普通的地方,那个时候也不会再有被妖魔利用的可能性。

????我布置完阵法站起来拍了拍手,刚转过身,三个警,察就快步走了过来。

????“站住!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????“先把他带回所里再说。”

????他们二话没说直接就一左一右的把我架住了,我正好也想跟他们到派出所去了解清楚情况,于是就“乖乖”的跟着他们上了警车。

????到了所里,我提出要给朱辰打个电话,他们拒绝了。

????负责审讯我的两个警,察很年轻也很负责,我说我本来也是小巴车上的一个乘客,他们立刻就惊呆了。

????可能是因为缺乏办案经验吧,其中一个直接就提出了“他有可能是嫌犯,在小巴车上布置了手脚,所以才提前下车”这样的一个质疑。

????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去,无凭无据的就敢乱提可能性,也太不严谨了。

????我解释了一番,但他们没听直接就将我拘留了。

????行吧,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被拘留了,我索性坐在床,上靠着墙壁打起盹来,顺便整理着思路思考这个案子。

????我倒是有些困了,没过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????突然,外面响起一阵熟悉的脚步声,我猛然睁开眼睛,朱辰已经开门进来了。

????他满脸歉意的说道,“小张,真是抱歉啊,所里的同志不了解情况,所以就把你给拘起来了。”

????“没事没事,大家说清楚就好,一点小事而已,正好我也在这休息了好半天。”

????朱辰身后的那个小警,察满脸尴尬,支支吾吾地说道,“刚才他,他也没说跟你是朋友,我们根本不知道,所以就,就把他给拘留起来,对不起。”

????“没关系,你们也是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嘛,这些我能理解。”

????朱辰领着我跟办案相关的警,察说明了情况,然后我们坐在会议室里讨论起这个案子来。

????车上本来有21名乘客,连同司机在内,我和“妇女”下车之后还剩下19名。

????通过他们的调查证实了,在我下车之后另外也有5名乘客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可思议,于是就下车离开了,剩下的那十几名乘客和司机还没到达目的地就意外遭遇车祸,14名遇难者当场毙命。

????技术人员也检查了小巴车的刹车,发动机等各个部件,但都没有发现任何被动过手脚以及损坏的迹象,也就是说这场车祸确实很离奇。

????别说是有十几年经验的小巴车司机驾驶,就算是一个新手也不可能在平坦的公路上面就这样离奇的侧翻。

????而且技术人员还做过一个物理测试,像这样的侧翻不可能导致所有的乘客连同司机当场毙命,至少也会有3~5名乘客不同程度的受伤,但是还能生还。

????“这个案子本来就很不寻常,当时我在车上就发现了车上有邪恶的气息,追溯源头就是那个抱着孩子的‘妇女’,她是一个被恶魔附身的普通人,但车子已经完全被她控制了,如果那几个乘客不下车的话也会丧命。”

????我话音刚落,与会的三个警,察马上就惊愕的面面相觑。

????朱辰笑着看了他们一眼,“我跟你们说过的我这个朋友他不是一般人,他的立场跟我们不一样,正是需要这样不一样的立场和观点,才可以帮助我们破案。”

????看其他人的反应已经变得淡然,我想之前朱辰也已经大致跟他们说过了关于我的事,于是我就直言不讳跟他们认真分析了这个案子。

????朱辰听完,大惊失色,“一个组织在行动,那岂不是很快就接二连三的会发生大案子?”

????我点点头,“是的,刚才我失去了追踪的最佳机会,放跑了那个恶魔,所以接下来线索也算是中断了,只能等到下一个案子发生或者有可疑情况出现,再去追踪。”

????“那能不能你先确定一个大致的范围,我们去布控呢?”一个警,察皱着眉头问道。

????我摇摇头,“当然不能,第一,我不能确定这个大致的范围,因为恶魔作案跟普通人作案是不一样的,它选择的作案对象也不能用刑侦学的理论去推测,更何况它们本来就行踪诡异,根本无法确定。”

????“是的,毕竟是恶魔,它们作案的手段和方法跟人类完全是不一样的,我们没有办法用我们办案的经验去做分析。”朱辰解释道。

????“第二点,你们的布控无法起到任何的作用,只会徒增人员的伤亡,一旦打草惊蛇之后,很有可能它们会做出鱼死网破的挣扎,制造更多的悲剧。”

????众人陷入了沉默之中,朱辰点燃烟抽了几口,“那行吧,我们就密切关注一下最近发生的案子,还有周围的动静,不过警力毕竟是有限的,我们也都是普通人,如果错过了最佳的时机,也请你多包涵。”

????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朱队长,这话太客气了,我们本来就是协作破案,目的只为了抓住恶魔还给死者一个公道,大家尽力,谈什么包涵?”

????大家又聊了十几分钟,最后确定了目前这个案子只能以意外事故结案,而至于我刚才说的,他们也都会密切关注。

????离开会议室,朱辰拍着我的肩膀歉意的说道,“真是不好意思兄弟,刚才让你难堪了。”

????“别这么说,如果他们就因为我说了一句我跟你认识,他们就把我放了,那不是很容易给一些坏人机会吗?”

????“好吧,那你接下来要去哪,我开车送你。”

????“太好了,我准备去芒镇了解一下我亲戚父母失踪的案子。”

????“失踪案?”朱辰皱紧眉头。

????“上车再说吧,案子还挺复杂的。”

????坐上车向着芒镇的方向驶去,我开始讲起了王海棠父母的案子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书笔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hubiyi.com/11_98472/385/